赌大小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7|回复: 0

漏粉条的那些日子

[复制链接]

353

主题

353

帖子

123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237
发表于 2017-5-21 15:06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二十几天过去,天见凉了,粉条干透了,粉坊关门了。这时候,村里总要庆贺土豆丰收粉条卖上好价钱,请来演二人转的或者唱东北大鼓的,大人小孩都来凑热闹,乐呵两天。年轻的媳妇回趟娘家,带一块肉,表明没忘自己是娘身上掉下来的心头肉。拿几把新粉条,示意亲情丝丝缕缕永远相近相连。上了岁数的人常常结伙去乡里的小镇走走看看,扎进小酒馆喝几盅解解乏,唠唠家常和年景,就是一个乐。
            
我东北乡间的老家名叫红旗社,那地方尽是坡地岗地,沙土厚,适宜土豆生长,所以土豆种植面积最大。老家的土豆个头大,出粉率高,以前年年都要加工漏粉条,增加收入。漏粉条的那些日子,多家合作,尽管起早贪黑很累,却是欢欢乐乐热热闹闹的,好像是村子里另外的节日。
         

还没立秋,大粉匠就开始收拾水井旁的粉坊,检修大石磨、大锅灶、粉包、包架,做好准备。“秋风一刮,土豆回家。”用木犁豁开地垅,满地都是或圆鼓鼓或扁哈哈的大土豆,匀匀称称,叫人喜罕。捡起的一筐筐土豆直接装进带茓莲的马车往回拉,几台马车来回跑个十来趟,水井旁的平地上就长起来白白黄黄的土豆山了。通通风,去去湿气,晾晒两天,就用井水冲涮洗土豆,必须洗净,不然出来的粉面子不但发黑而且牙碜。磨土豆的石磨又大又厚重,是特制的。上扇的磨眼宽大,上面悬挂滴水管,中间固定球型的绞刀,磨响便可见源源滴水中绞刀转动,把填进磨眼的土豆切割成碎块后滚进磨里。牵来马,挂上套,把马的眼睛蒙住,拉磨的马就沿着磨道转圈走动,这就开磨了。土豆浆随之从磨的上扇和下扇之间的缝隙间四溢滚流,又顺着磨盘中的孔眼哗哗啦啦地流进桶里。紧接着把土豆浆灌进悬空高挂的个个吊包,用力来回晃动,滤尽水份,渐渐沉淀成一坨坨粉面子。
如今,像过去的那种漏粉条不多见了,大多是机械制粉,开水沸腾,机声一片。人们只需要在机器前后走动,成粉,烘干,包装,一袋袋放进仓房了。这几年,老家那地方的土豆淀粉和粉条卖进了大城市,农民的腰包都鼓了。然而,跟一些老人说起以前漏粉条的那些日子,他们依然兴趣浓浓,还说那时候的粉条好吃。我想那可能是忘不了那些日子的情景和味道。
漏粉条的这天一大早,粉坊的院子打扫干净后,门上系个红布条,就开始燃放鞭炮,图个高兴和吉利。随着大粉匠“漏粉条喽!漏粉条喽!”的两声大喊,粉坊里所有的人立刻各就各位忙火起来。围着大铁盆和粉面子的四个小伙,先是把大粉匠早就勾兑好的茓放进盆里,然后倒些热水用力和面,很快汗流满面。一个人抱来几捆干柴,他专门负责烧火,把大锅里的水烧得翻花滚烫。两个妇女手握细棒,一左一右哈腰站在锅的两旁,她俩是负责拨动和挑起粉条的。大粉匠高坐在锅台上的矮凳,抓住悬空而挂的漏瓢,一掌又一掌地往下拍和好的粉面子,啪啪……呱呱……咣咣……声声相连,分外响亮。那漏瓢就像喷头,垂落下根根飘悠的粉条,经过锅里的开水一浸,那两个妇女便麻利地把根根粉条拨离并且挑起来。时有大块的粉面子掉进锅里,很快熟透,这叫粉耗子。捞上来咬一口,既滑溜又筋道,好吃好玩。孩子们一伙又一伙地围来,左等右盼,就奔这一口。院子里晾晒粉条的木架子上,一杆杆整齐的粉条晶晶亮亮,在微风中飘飘闪闪,如同白色瀑布,好看极了。漏粉条的这些日子里,家家都吃新漏出的粉条。拌酱吃,配着青菜或肉炒着吃,下汤吃,怎么吃都新鲜,柔滑、绵软、细润,特别可口,满嘴生香。
         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赌大小官网  

GMT+8, 2017-6-26 11:39 , Processed in 0.887650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佩佩设计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